我们的时代

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拥有着互联网的时代,至少在不远的过去,像我这样的阶层是没有办法享有那么多的言论上的自主的。

真实的我

没有人生活在过去,也没有人生活在未来,现在是生命确实占有的唯一形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