カタハネ

刚推完片羽,已是凌晨近4点,虽是既不适合带病在身的行为,却也没有什么悔意呢。

窗外是即将降临于清晨的大雾和潺潺的流水上,不过两者都不会成为我精神满满的黎明了吧,因为马上就要暴睡一场了。本想直接上床睡的,突然难得的有了写点什么东西的心情,于是就这样从新打开了电脑。

其实很早就了解,自己不是适合去写对作品什么进行评价的人。本身就不擅长写东西,而且也更加习惯于将故事当做故事去读。想要从故事里解读什么,到头来只会无端的把自我给投射进去,毫无意义的行为。但是我却还是在这里写了起来,因为看着在薄雾的笼罩下莫名的有些陌生的世界,我忽然觉得,大概在这个世界上,能够这样真切的感觉和理解着在这里存在的自己的,也只有现在的自己了吧。

过去并不是安全的,因为在现实成为过去的一瞬间,它就不再真实。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,有时真的没法当成是一个完整的个体。或许未来的自己也会产生这样的疑惑吧。或许所谓的我只不过是一种无端的幻觉也说不定,不过这种无聊的想法却也没有什么意义。倒不如去想象一下阿卡夏记录的存在还更烂漫一些。因为无论人怎么思考,如果不将其付诸于具体的行动,对于世界而言就毫无意义。

片羽,我是因为怎样的因缘才让将这个游戏下载下来的呢?已经忘记了呢,总觉得以前总是会试着去记住能见到的任何东西,现在却有种放弃去对名为自我的东西进行记忆了一样。不过,也正因为如此,片羽这个游戏才会触动我的吧。既不是卖萌的小品,也不是千篇一律的学院系,而是一个恰到分量的物语。对于我而言,片羽正是一个关于记忆的物语呢。不会故作高深的去思考人生这种复杂的东西,也不会说带着勇气和友情去拯救世界,对于现在的我刚好的,关于记忆的物语。我从心里这样感觉。

片羽

 

实际说到片羽以及作为过去的物语的黑羽,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。并不是对故事有什么挑剔的地方,只是不知何时学会了即便悲伤的时候也不会去悲伤了,所以有时就会分不清到底自己是不是悲伤了。大概某位伟大的人曾经说过,所谓的悲剧大概有几种形式来着……说实话不记得了。不过也没有关系,人大概是感觉上的动物,故事的感觉在我的心里,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已经足够了。虽然我在这里写着,可是我并不能明确的在心中确立出自己要写的目的,我是想要传达什么吗?不明白。不过,与存在主义无关,我想这一切大概也是有着某种意义的,虽然大致上只是按着自己所想的在做。不过,无论是表达出来的还是深藏于心中的东西,为了明天以及之后的未来不再遗忘重要的东西,在这里,这样的我,切实的写下了这些东西,并在心中为了什么而祈祷。

Ein

本博客所有内容遵循CC BY-NC-SA 3.0协议, 如有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